Septuagint

幼年蠢崽和幼年傲娇琴的小故事

#狐琴#
妖狐视角:【我喜欢的漂亮小姐姐怎么会是男孩纸】
阿妈小心翼翼地将刚出生的我抱回家的路上,双手颤抖,老泪纵横,口中不停念叨“我终于抽到崽了!”这个老年得狐的非洲阴阳师,抽个sr就兴奋成这样,家里不会全是灯笼鬼帚神,没有漂亮的小姐姐吧?小生不禁担忧起来。
刚进家门,阿妈的式神们就围了上来。“噫,他背的是瑜伽垫吗?”手持枫叶,一头湖蓝色短发的小姐姐真是可爱,可惜眼神不太好,小生背的明明是画卷。“这狐狸怎么穿得破破烂烂的。对了阿妈,你什么时候才去拜访晴明大人?”这位穿着红嫁衣的姐姐也是绝美,可惜不会欣赏时尚,而且听起来已经有了心上人。“啊~可爱的孩子~快给我抱抱~”嗯,这才是看见小生的正常反应嘛,可是为什么是个会掉毛的阿姨啊……这位阴阳师家里大约是没有好看又正常的单身小姐姐了,小生很惆怅。
被阿妈带去结界的路上,我听见悦耳的琴声。庭院的樱花树下,白衣白发的小姐姐正盘坐抚琴。她十指如葱段,在琴弦上灵活地跳跃翻飞;她面若桃花,肤如凝脂,头上犄角在穿透花叶的细碎阳光下熠熠生辉;她神情专注,仿佛尘世间的一切都与她不相干,清新脱俗宛若仙人。如此美丽多娇,这就是小生的命定之人啊!
我挣脱阿妈的怀抱,飞速奔跑至小姐姐跟前,展开折扇,换上勾人眼神,端起风流公子的腔调:“愿意与我去体验世间最美的甜蜜吗,我命中注定的爱人?”小姐姐却十分恼怒:“吵死了,滚开,虫子。”小姐姐,好凶,小生眼含泪水。
阿妈一把捞起我,对着小姐姐嘿嘿陪笑,走得远了才捏一把我的尾巴说我不该去扰了妖琴师弹琴。嘿,真是赶巧,小姐姐姓妖,小生也姓妖。
阿妈很宠爱我,刚为我在结界安了窝,便送来一套她珍藏的觉醒材料给我吃,觉醒后的我摘下了面具,尾巴也变得蓬松,阿妈看着我泪流满面,又开始神神道道地念叨“我的崽你怎么这么好看!”还不忘揉我的尾巴。大约兽类天生喜欢被顺毛,我舒服得睡了过去。
等我再醒来已经是傍晚,妖琴师小姐姐端坐在我面前小口啜着茶,身边放着她缀着雀翎的木琴。见我醒来,向左边的餐盒一指:“小狐狸,阿妈让你别忘了吃晚饭。”小姐姐,好温柔,小生狐脸一红。“谢谢阿琴~”我甩甩尾巴,蹭了蹭她的脸,软绵绵的,不愧是小生的命定之人。她却飞快地扭过头不再看我,我看见她的耳朵都红了起来,突然想要捉弄她。“哎~呀~阿琴害羞啦~”下一秒,只听见一声琴响,我眼前一黑,弹到五米开外,摔得四脚朝天。小姐姐,还是好凶,小生努力忍住眼泪,揉了揉屁股。
可是小生不会退缩,所谓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,难搞的命定之人,甚是有趣。我拿捏出楚楚可怜的神情,抱着大尾巴求阿妈让我和阿琴一起睡,阿妈果然被我的美色所迷惑,一边说着“崽啊你这么好看你说什么都是对的正好你们年纪相仿就相互照顾吧。”一边把我和阿琴的榻榻米拼到一处,还抱来一床双人大被子。
穿着浴袍揉着眼睛走来的阿琴与白日淡漠的样子很不一样,美得别有韵味。她看看我,又看看床,愣了半晌,终究一言不发地一个人睡了,还特意翻身背对着我,脸上飘着红晕。傲娇的小姐姐,真可爱,小生一本满足。
阿妈嘱咐我几句便带着慈祥的笑容离开了。我对着阿琴的背影,想伸手摸摸她又怕被她打飞。正纠结着,想起睡觉时琴大约不在她手边,于是熊着胆子拿尾巴状似不经意地覆住她的纤腰。
唔,白天睡太久了,晚上睡不着。
“阿琴,你弹琴真好听。”“阿琴,你长得很美。”“阿琴,等我长大了要娶你为妻。”“阿琴,我要送你一件像红叶姐姐那样的大红嫁衣。”……

次日。
“小狐狸,我要跟你一起洗澡。”
诶?小姐姐怎么突然这么主动?看来小生果然魅力无边。可是总觉得阿琴有些咬牙切齿……大概是错觉吧。我抱着阿妈买给我的小鸭子,兴高采烈地在浴池边等着可爱的小姐姐。
她掀开了帘子,小生露出邪魅一笑。
“看清楚了小狐狸。我是男孩子。”